·设为首页 · 加为收藏   ·网站地图  
您好!
 

  天生一副热心肠 志愿服务有担当——记栖霞区燕子矶街道退休老党员郭凤萍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正能量活动 > 党建之声 > 正文
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18-05-16 16:46:33

  

当外来务工子弟上不了学的时候,她会热心帮忙;当30多名年青人群殴即将发生时,她站在中间耐心劝解;当小俩口闹矛盾相持不下时,她及时出现,帮助劝和……栖霞区燕子矶街道75岁的退休老党员郭凤萍身上有说不完的故事。郭凤萍说:“我年纪大了,要抓紧时间多做一些事情,就要与时间赛跑。只要身体条件允许,只要社区有需要,我还会管更多的事儿,跑更多的地方。”

帮助入学的困难家庭孩子可以组成一个学校

郭凤萍是烈士的后代,在栖霞区燕子矶街道工作时间很长,对这一片土地有着特殊的感情。退休后,她对老伴说:“我们虽然退休了,但我还是一名党员,不能白白拿党和人民给我们的退休费啊,还是得做点什么。”老伴和家人也很支持。这些年,郭大妈也都没闲着,一直担任燕子矶街道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,为辖区青少年成长成才忙前忙后。燕子矶地区外来打工者有数万人,民工子女入托入学成为了他们的一个“心病”。为了孩子上学,她跑遍了燕子矶每一个村子角落,联系了数所学校,找了不少的领导、校长和老师们,为孩子们有学上跑断了腿。

有一次,家住燕子矶的马女士哭着来找郭大妈。马女士和丈夫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就从安徽来南京打工,有一儿一女,都到了上学的年龄,可由于户口不在南京,两个孩子要借读,得花一大笔钱。经济条件不宽裕的夫妻俩天天为了这个问题吵架,马女士甚至因矛盾激化而产生了轻生念头。“为了这点事儿,值得吗?”她先教育了马女士,随后又多次上门做她丈夫工作。夫妻俩矛盾的根源是孩子上学问题,郭大妈开始一家家跑学校,在她的努力下,姐弟俩都找到了学校。

“这些年,南京市区的所有学校我基本上都跑过了。”郭大妈说,“能为孩子们找到可以念书的地方,我就非常开心。”在各级领导的关心、帮助和有关人员的配合下,郭凤萍已经协助本地、外地困难家庭600多名孩子如愿上了学。

“外地人来宁打工没人管,我来管!”

作为一名志愿者,郭凤萍在社区、在街道跑得多了,也就认识了不少人,接触了不少事。看到郭大妈比较热心,大家都喜欢找她聊一聊,拉拉家常,谈谈烦心事。有一次,一个外地人对她说:“大妈,我们外地人来南京真不容易,有了矛盾没有人管,喊天天不灵、喊地地不应。有时候真想死了算了。”郭大妈听后心里很难受,她就想,“没人管,我来管,管好管不好都要试一试,不能让外地人说我们不管闲事、不厚道,更不能让他们四处碰壁,过不下去。”

就这样,她开始关注矛盾调解。刚一接触就发现不少问题,比如计划生育、邻里纠纷、家庭矛盾、劳动保障等等,都牵扯到法律,她不懂就去书店买书看。除了自己看,她还经常送给调解对象和遇事需要的群众看,让他们学法、懂法,从法律上找解决自己纠纷的条文。2011年7月25日,在区委老干部局、区司法局及街道的大力支持下,由郭凤萍同志负责的“夕阳红人民调解工作室” 正式挂牌成立。2016年底,“夕阳红人民调解工作室”已经从一个工作点扩充到了4个点,受理各类矛盾纠纷291起,调解成功率达100%,协议履行率达100%。其中,70岁以上的15起,四残人员26起,拆迁户21起,为农民工要回拖欠工钱6起,“两劳”释放人员4起。

及时化解矛盾挽救人命

2012年的7月的一天,郭凤萍刚要出门,突然接到一个救助电话:“郭大妈,我是小蔡,现在晓庄立交桥下面,你快来,不然就要出人命了。”纠纷就是命令,闻听此讯,顾不得多想,立刻打车火速赶到了事发地点。郭凤萍看到小蔡正在争夺另一个人手中的雪碧瓶子,她就问小蔡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小蔡说:“他是我弟弟小武,瓶子里装的是汽油,他要拿它去和别人拼命。”面对情绪失控的小武,面对有可能随时被点燃的汽油,郭凤萍没有丝毫犹豫,立即冲上前去配合小蔡将小武手中装满汽油的瓶子强行夺了下来,并心平气和地对小武说:“你这是何苦呢,为何对对方如此之恨?”小武激动地说:“我来南京好几年了,就用小面包车做点流动水果生意养家糊口。现在父亲得绝症花掉了十几万,后续还需治疗费,两个孩子也眼看就要开学,到处都需要花钱。可是人家市容管理人员说我做生意影响市容,不让我干了。我现在没有了生活来源,这叫我一家怎么活啊。”郭凤萍同志了解了情况后,立刻做小武的心理安抚工作:“你的处境可以理解,但是采取极端手段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。杀人要偿命,你死了,你的老婆、孩子还有父母怎么办?再说,市容管理也不是针对你个人,整治环境不是不给你做生意,而是要你文明有序地经营,有什么不对?”经过一番耐心劝导,终于让小武稳定了情绪,放弃了要报复的想法。

虽然看矛盾暂时得到了平息,但是郭凤萍心里非常清楚,小武的生活问题不解决,矛盾就没有得到根本解决,而且可能引发更大的危险。于是,第二天郭凤萍找到市容队,向他们反映了事件情况,提出要帮助小武解决生活问题的想法。郭凤萍与市容队队长一起找到相关单位的领导,经过努力终于在江苏省科技园旁为小武安排了一个固定摊位,收入有了固定来源,全家生活便有了保障。事后,小武拉着郭凤萍的手哭着说:“郭大妈你真是个好人,要不是你,我就家破人亡了。”

“上访户”成了“调解志愿者”

2013年7月8日清晨,燕子矶街道一个小区的两位居民因停车问题发生了矛盾纠纷,三十多岁的袁某手被咬伤,六十多岁的退休老人杨某膝盖受伤。在当地派出所调解下,袁某赔偿了杨某7000多元医药费,双方也签下了调解协议书。一起简单的邻里纠纷本来以为这样“圆满”解决了,但后来因袁某及其老婆在小区内与杨某相互指责,一方说对方讹诈,另一方说赔偿不到位。一气之下,杨某以向对方再索赔20000元为由,走上了上访之路。这起上访案件,从派出所到街道、区、市政府,最后到公安厅,期间经过无数次调解都未能成功,最后转交到“夕阳红人民调解工作室”。刚接手的那天,刚好下着大雨,郭凤萍来到杨某的家门口敲门,杨某说,“知道你来干啥的,你走吧,我不与你谈调解的事”。郭大妈说,“当年我在镇上负责人事工作时,有一次想提升你担任更高的职务,被你拒绝了,现在我们都是退休老人了,相互串个门,你还有什么想不通的啊”。杨某突然想起了往事,立马请郭大妈进屋,并沏上茶水。当天两位老人聊得非常愉快。几天后,在街道和社区相关工作人员见证下,杨某夫妇与袁某坐到了一起,袁某夫妇诚恳地向杨某道歉,杨某承诺不再提索赔和上访一事。

后来,该小区又发生了几起邻里纠纷,杨某主动参与,并现身说法,矛盾都得到了成功化解。杨某说,我要向郭大姐学习,当一个“人民调解员”,让晚年生活充实,有意义。

自从干了调解员以后,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,不论是刮风下雨,哪儿有矛盾,她就到哪里去;谁打电话找她,她也就听听他的困难情况、想方设法帮助解决。往往是早上七点多钟出门,晚上九、十点钟回家。有人见郭大妈整天忙碌辛苦,好心地劝道:“你现在不愁吃,不愁穿,不在家安享晚年,整天为别人忙这忙那,何苦呢?”还有人说:“像你这样没有名也没有利,自费贴本干活图什么?”更有个别人不理解,认为她是为了出风头。面对种种关心和议论,郭凤萍都是听完就过,仍然我行我素。“因为每当听到群众亲切地称呼我是他们的‘老奶奶、郭大妈’,每当调解结束了,当事人说我是他们的恩人,我就感到心里很甜,感觉事情做对了、做得值。”郭凤萍说,“入党誓词上讲‘共产党员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,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’,我做这点儿事,不算什么!”

2017年,郭凤萍当选“感动南京”年度人物,她把对党和人民的满腔热爱转化成强烈的社会责任感,投入到志愿者工作中,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一名党员不忘初心的执著与奋斗。

 

  

  

  

  

 

 

[ 返 回 ]   [ 首 页 ]   [ 关 闭 ]